相关文章

宁国村民承包浙江山场 八年两次被哄抢血本无归

近日,宁国市甲路镇石门村丁林权等4位村民向市场星报、安徽财经网记者反映称,他们于2007年转包的浙江省临安市岛石镇楼下村(与宁国相邻,两村相距不到5公里)村民王国平400亩荒山种植的核桃苗,2007年和2013年两次被哄抢,抢劫者至今逍遥法外。承包人程卫军称,他们两次被劫核桃苗1万多株,承包费加上购苗费、选苗费、人工栽植费、看护费及生活设施等,共损失87万多元。

近日,宁国市甲路镇石门村丁林权等4位村民向市场星报、安徽财经网记者反映称,他们于2007年转包的浙江省临安市岛石镇楼下村(与宁国相邻,两村相距不到5公里)村民王国平400亩荒山种植的核桃苗,2007年和2013年两次被哄抢,抢劫者至今逍遥法外。他们先后向各级部门及浙江省公安厅反映,但均无果而返。记者随即对此事进行了调查采访。

承包山场两次被抢

据丁林权等承包人反映,他们于2007年转包了浙江省临安市岛石镇楼下村民王国平的400亩荒山,开垦种植了4000余株山核桃树苗。不久,个别人煽动该村100多名村民上山哄抢了核桃苗。

2011年,丁林权他们再次垦荒种植6500株山核桃苗,结果又于2013年3月被100多名村民哄抢一空,对方同时砸毁了生活设施和生产工具,烧毁看山人的居住屋棚和物品,并打伤看山人,气势十分嚣张。

承包人程卫军称,他们两次被劫核桃苗1万多株,承包费加上购苗费、选苗费、人工栽植费、看护费及生活设施等,共损失87万多元。

维权路跑了80多趟

据承包人程卫军、李建强介绍,他们为承包这块山场,变卖了家中的所有家产,有的还向银行贷款,因为两次被抢,有的家庭几乎到了妻离子散的边缘。

程卫军等人称,2007年第一次被哄抢后,他们为了履行承包合同,忍辱负重没有报警。2013年那次被抢,系王朋光、王朋礼等人煽动所致,他们向临安市公安局昌北派出所报了案。

据程卫军等人反映,在报案一个多月后昌北派出所才拘留了王朋光等4人,之后取保候审,但在此期间,公安机关再也没有去补充调查。后来,临安市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放人。“我们在维权路上先后跑了80多趟,在村里镇上及各级政府跑了数十次,并向浙江省公安厅反映此事。宁国市甲路镇政府和公安派出所多次出面协调,都毫无结果。”承包人张则江气愤地说“中国抗战进行了八年取得了胜利,我们的维权路已经历经八年多还没有头绪,我们已经绝望了。”

“村民工作很难做”

记者赶到临安市岛石镇楼下村(现为黄川村)委会,该村村委主任张钧义向记者介绍了相关情况。

张主任称,2013年抢劫事件发生并拘留4名闹事者后,他就带了被拘者家属到宁国与承包人协调,准备村里拿出20万元款作为补偿,合同承包期限顺延并继续履约。双方谈妥后,回来要村民签字,但村民们不签,由于村委意见不统一,此事就这样搁置了。“我们村里现在的想法是拿出五六十万赔偿款,解除承包合同,收回山场,另行承包。这事必须要经村民代表大会通过,但这还得做工作,村民工作是很难做的。如果实在不行,只能通过司法程序解决了。”

记者于当日下午乘车赶赴临安市岛石镇政府,该镇镇镇长王凯和综治办陈建波主任接待了记者。首先对于该楼下村村民2次哄抢承包人种植的核桃苗一事是事实予以确认。综治办陈主任告诉记者,他们对承包人种植的核桃苗被哄抢也很同情,他说“我们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研究,同时双方到场进行协调未果,村两委个别人不予配合,对于处理方案村民代表部分人不签字,通过不了。”

关于拘留了王朋光等4人一月后又放人的问题,记者又来到临安市公安局和临安市检察院,临安市检察院批捕科张宏亮科长和公安局叶箭科长分别告诉记者,他们之所以放人,是因为证据不足,假如承包人觉得有问题,还可以重新立案。

网罗天下